欢迎光临临颍网!
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临颍网 >> 文学艺术 >> 内容正文

色彩的诱惑

作者:康健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0年09月07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

        随便拣一条扭扭搭搭的乡间土路走去,走着走着,一片桃林迎着我走来,桃花灼灼,娇艳欲滴。走着走着,一块油菜地在我面前舒展开来,馨香扑鼻,金光灿灿。拐了个弯,又走下去,一片梨园竟挡了道,枝头颤颤地站着几朵带露珠的花,瞅着我,很好奇的样子。“嘿——”我来了一嗓子,便见几滴露珠惊恐地跌下枝头,一只拳头大的紫兔头顶着雾水张惶而去,消失在无边的抽穗拔节的麦海里。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临颍。
        如同镶嵌在大平原胸前的一枚五彩纽扣,临颖的三月盛开着色彩,盛开着的还有如丝如织的乡间土路。  我把自己扔在田野里,被路使唤着散散漫漫地走开去。这时节,农事闲,正宜人们着油馍篮子走亲戚,就见阡陌上有人影晃动,有笑声传来。三三两两的农民在田间有一搭无一搭地干活,活不甚急,嘴角的旱烟袋时不时地冒着白烟,熏得路边的几只羊不停地打着响亮的喷嚏。大平原上的春季,当然是麦子家的天下,由着性子打着滚儿绿开去,若不是桃园或油菜地左哄右哄,还不知道要绿到何处哩。于是麦子就怯生生地站成排,把青白的花粉乱撒一气。我看见油菜花笑了,笑得金光灿烂。桃花也笑了,是掩着樱桃小口偷偷地笑的。我弯下腰去,看路边的野花,面条菜、黄黄苗、荠荠菜……黄的,白的,红的,星星点点地都乱开一气,全然不讲章法。这一刻,我才知道自己被色彩诱惑了。色彩诱惑着我走到春深处,竟不知归路。我索性就甘心被诱惑下去,走吧。乡间土路似乎明白了我觉察到什么,急黄黄着脸往前跑,又把我使唤到一条小河边。河坡里的野花胡乱开一气,是很率性地开,东一片红,西一片白,北一片紫,南一片黄。没有热烈的争论,没有理念的探讨,没有红与白的思索,你开你的,我开我的,就去他娘那脚了!两只鸭子,一只黑鸭,一只白鸭,用扁嘴在岸边的花丛里“嘟嘟”了一气,那只黑鸭衔着一朵红花游去,那只白鸭叨了一朵黄花也尾随而去。岸边还歪着十数棵桃树,正开得舒坦。一只麻色的鹌鹑被我惊了,“扑噜噜”一路飞去,碰落了桃花,便有红雨洒进清波。一尾尾鱼儿用嘴啄破水面,也啄破了桃花的梦。我站在河边呆呆地看了一气,心竟被色彩诱惑得山高水长了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南街村,色彩的幻觉仍在眼前晃动,总觉得南街村的红色很别致,喇叭里有红色的歌曲在播出,墙上有红色的标语在张扬,宾馆有服务员的红领章在晃动,广场的红旗在哗哗飘拂。及至坐在南街村的会议室里,听着王宏斌如数家珍般的讲述,每句话皆如红色的花儿在室内烂漫开来。这红色让久违的历史在我的灵魂深处苏醒,也就是苏醒而已,红色很快就被另一种色彩所代替。那就是北徐集团的蓝色,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,所呈现的工业文明蓝色激情与活力,把古老的农耕文明冲撞得七零八落。蓝色的厂房如一朵朵兰花花,盛开在绿海中,与油菜花、桃花、桐花相得益彰。临颍县的产业集聚区如同田野里盛开的百花苑,有从南国移栽来的黄花:香港豪峰、香港联泰、广东银河…这本应带着“黄风毒雾”的花,却芳香四溢得一塌糊涂。有私有经济的黑花:许昌华隆、瑞颍发制品、新端……黑得晶莹剔透,天鹅般高贵。在这里,公有制之花,股份制之花,集体经济之花,私有经济之花,开出的色彩斑驳陆离,眩人眼目。这色彩结出的果实,和田野间色彩结出的果实,都是可以吃的。
        归来已是傍晚,乡间土路上已成流动的色彩河流,在城里工厂打工下班的人们,骑着摩托,骑着“电驴”,骑着自行车,说笑着向村庄飞去。我也成了一点色彩,成了河流的点缀。此刻,我浮想联翩,乡间土路成了色彩的血管,这血管四通八达地扎根在河南大平原上,全由于血管源源不断的流动着色彩,才使每一片色彩激情澎湃和生机盎然。丰富的色彩使临颍丰富,斑斓的色彩使临颍斑斓。临颍很惬意地躺在色彩里,继续做着小商桥千年的梦。
        在南街村的广场上,又有人为“主义”争论不休了。我一扭脸,看到一个人笑了。啊,是上帝。虚无的主义和美丽的存在哪个重要哩?上帝向田野努了努嘴,我被色彩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 

责任编辑:郭涛 董新照 梁俊峰 王小静 网站运维:魏鹏艳 打印文章 收藏